奥运乒乓惟一中国裁判:我不能给中国乒乓球丢脸!

8月1日下午,东京体育馆3号台正在进行澳大利亚与德国的乒乓球女团首轮比赛,当值主裁是北京大学体教部副主任吴飞,她也是东京奥运会乒乓球项目惟一的中国裁判。经中国乒协推荐、国际乒联筛选考核后,吴飞成为东京奥运会乒乓球比赛25名裁判之一,“中国乒协把我推荐上来,我要是没被选上,自己都不能原谅自己。”

疫情中的东京奥运会与以往赛事有着太多不同,做好工作的同时还得时刻注意防护。但即便内心充满忐忑,吴飞说,也不允许自己在场上有任何差错,她要把中国裁判的精神风貌和业务能力完全展现出来,不能给中国乒乓球丢脸。

我之前在国乒队做科研工作,跟过3届奥运会,对队伍比较了解。我在队里时,国梁(中国乒协主席刘国梁)还是运动员呢,我见证了他从运动员到这个位置的变化,也是很励志的。

后来我就放下科研,做教练和裁判工作。我是在2003年考的国家级裁判,2005年晋升为国际级,2007年成为蓝牌裁判(最高级)。当时我们正在筹办北京奥运会,中国乒协为此培养了一批外语不错的年轻裁判,我很幸运成为其中之一。至今,我的蓝牌保持了14年,这期间每年都要考试,真得很辛苦。要想成为一名奥运会裁判,首先必须得是蓝牌。整个奥运周期内每年都要考试,还得参加国际大赛执法工作,国际乒联会在这些大赛中考察你。

东京奥运会乒乓球裁判名单,是由各个协会先提交给国际乒联,国际乒联再考核筛选。这次我们临场裁判一共有25人,本来应该有27个人,有两个没来成。裁判长团队是4个人,加起来一共29人。

对一名裁判员来说,能参加一次奥运会已经是极高的荣誉。中国乒协能给我两次参加奥运会的机会,我想都没想过。对我来说,这既是信任,也是压力,我不能辜负中国乒协这么多年来对我的培养。

当然,国际乒联能够选中我也很重要。国际乒联裁判委员会主席是韩国人,但这次东京奥运会没有一名韩国裁判,应该是执法考试没通过。我目前的通过率是100%,要是有一场不合格,我就来不了东京。中国乒协把我推荐上来,我要是没被选上,自己都不能原谅自己。

前几天比赛多,我们的任务也比较重,最多一天执裁了4场比赛。早上5点多就得起床,坐7点的班车来赛场,晚上12点多才回酒店,大家都很辛苦。我们的执裁场次都会在前一天安排好,每个人都会收到一份次日的任务书。以我今天(8月1日)的场次为例,我是下午一场(德国VS澳大利亚),晚上还有一场机动。下午的比赛是两点半开始,我需要在12点半前到赛场做准备工作。

刚开始阶段我会比较忙,但随着中国队一轮轮赢下去,遵循回避原则,我基本上在半决赛和决赛就歇了。之前的混双比赛,我执法的是铜牌争夺战,裁判长当时跟我说,“飞,很可惜,你很难在决赛中做主裁了。”

这是我的第3次奥运会,也是我第2次参与奥运会裁判工作。2008年北京奥运会,我是乒乓球竞赛场地主管。2012年,我第1次执法奥运会。

跟伦敦奥运会相比,这次的心理压力有点大,毕竟是在疫情下办赛,每天还是有点忐忑,要做好各方面防护。但赛场上的紧张程度差不多,毕竟是奥运会嘛。

这次因为疫情,规则方面有一些新要求,比如不能吹球、不能擦球台。来东京前,国乒队在威海打了一场热身赛,我是裁判长。打到决赛时,秦老师(中国乒协秘书长秦志戬)问我能不能亲自上去执裁,让运动员们提前适应下东京奥运会的判罚尺度。

那次热身赛,我们执行的是一套最严格的标准,一旦违规第1次警告,第2次出示黄卡,第3次就是红黄卡罚1分了。我们队员在经过严格尺度的模拟赛后,在东京奥运会时比其他队伍好得多。

其实在规则正式实施之前,我们并不清楚到东京后会怎样执行。如果强制按照这个判罚尺度来的话,也挺可怕的。比如说打到10比11了,特别是运动员前面如果有一张黄卡,他这时候下意识地去摸了一下球台,我们该怎么判?这时候你如果再给他一张红黄卡,他就输了,也太不人性化了。赛前我们跟裁判长沟通过能不能给一个判罚的尺度,裁判长说给不了,因为每场比赛情况都不一样。

还有一个跟以往不同的是,东京奥运会主裁这边安装了一个IPAD,控制着记分器,副裁那边是没有翻分器的。之前大多比赛,副裁那边是有翻分器,负责操作IPAD的也多是志愿者,主裁只用看比赛,不用管这些。但现在主裁都要负责,有时候我们在举完拳后会忘了按IPAD,这个时候就容易出现差错。

刚开始,我们对这套计分系统投入了很多精力。但大家毕竟都是蓝牌,两天就完全适应了,这个时候就有足够的时间盯运动员发球了。我就给何潇(中国乒协副秘书长)发了个信息,说主裁现在已经有足够时间腾出精力盯发球了,后续判罚可能会更严格,也希望给国乒队提个醒。之后,马龙的一场比赛果然被判了一个发球(违规)。其实,我当时还是有点紧张,我要向国乒队传达裁判准确的判罚尺度,这需要有一个很好的预判,还是挺难的。

从2007年萨格拉布世乒赛开始,我执法过很多次国际大赛,东京奥运会是时间最长的一次,加上回国后隔离总共得有40多天,这要是没有我们北京大学的支持肯定不行。

我们学校对出国有严格的审批程序,我来东京奥运会做裁判,需要经过人事部、组织部和主管校长逐一签字。办理的过程中,学校组织部老师的回复让我很感动,他说:“吴老师你放心,你去东京奥运会是咱们学校、咱们国家的荣耀,我们尽快办。”当天就给批了,我很感动。

作为北大的老师,我们要在各自领域内成为业内精英,才能站在万里挑一的学生面前去教他们。如果我来奥运会还做不好的话,我都不好意思再回北大。

奥运会裁判员的名额是有限的,这次东京奥运会泰国来了一个副裁判长,同时还来了一个裁判。之前在伦敦奥运会时,裁判长团队有一个德国人,人家也来了一个裁判。希望有一天我也能进入裁判长团队,我们再来一个中国裁判。这样的话,就会有更多中国裁判出现在奥运会的舞台上。

记得有一次出国执裁,我跟一个马来西亚裁判用英语聊了半天板球,他说我是他遇到的第一个能用英语流畅地去沟通的中国裁判。中国乒乓球的水平是世界最顶级的,我也不能给中国乒乓球丢脸,想要向他们展示新时代中国裁判的范儿。

今年11月的休斯敦世锦赛,我被国际乒联任命为副裁判长,这还是我第1次在成年组国际赛事做裁判长,之前我都是在做青少年国际赛事裁判长。你要想进到奥运会裁判长团队,一定要在世锦赛、世界杯这样的大赛中有机会亮相。这对我来说是个难得的机会,我会好好把握。

About Author


admin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