女曲不屈(组图)

中国女子曲棍球队,是第一支获得里约奥运会资格的集体球类项目队伍。别说普通人,估计体育记者也很少知道这则信息。这样的现状犹如中国女子曲棍球队(以下简称“中国女曲”)的美称“冰山雪莲”一样,虽绚丽绽放,却少人问津。

本周,在中国女曲媒体公开课上,记者见到了这批每逢大赛才会在公众视野现身的姑娘。在奥体中心曲棍球场3号场地上,队员们分为3组训练,一组为守门员训练,余下两组进行传导球练习。

据国家体育总局手曲棒垒运动管理中心主任雷军介绍,目前,这支中国女曲有21名队员,最大的30岁,最小的19岁,平均年龄为24岁,参加过北京奥运会的有3人,参加过伦敦奥运会的有6人,是一支“新老结合,以新为主”的队伍。

队伍年轻,加之国际曲棍球联合会修改了规则,比赛越来越激烈,结果的不确定性也陡然增加。雷军没有奢望女曲再现北京奥运会上勇夺亚军的辉煌,而是更希望将“冰山雪莲”的精神展现给大家。

2014年仁川亚运会女子曲棍球决赛尚有半个小时开打,一位身穿灰色西服的韩国男人,带着妻子和女儿安静地坐在看台上。当中国队在上半场险些破门时,他面露微笑。当韩国队率先进球并夺冠,满场的欢呼声,这个男人却眉头紧锁,仿佛他就不是一个韩国人。

他就是曾经的中国女曲主教练金昶伯。20世纪80年代至90年代,金昶伯先后两次执掌韩国女子曲棍球队的帅印。1999年,金昶伯与韩国女曲分道扬镳,转而牵手中国女曲,从此结下一段不解之缘。

当年,金昶伯就带领中国女曲第一次尝到了征战奥运会的滋味。中国女曲在2000年悉尼奥运会上虽然仅仅获得了第5名,但初登赛场便击败了世界冠亚军荷兰队与德国队,令人眼前一亮。

线年。中国女曲在世界冠军杯赛上相继战胜5支顶级球队,拿到了世界冠军。同年,釜山亚运会决赛上,面对宿敌、四连冠得主韩国队,金昶伯率领弟子们实现了登顶。从此,中国女曲开启了亚运会三连冠的美好时光。

奥运赛场,金昶伯治下的中国女曲成绩也稳步上升。在2004年雅典奥运会上与奖牌失之交臂后,2008年北京奥运会,中国女曲在家门口复仇德国队,闯进决赛,不过,最终不敌荷兰队,屈居亚军。

创造了奥运会历史最佳战绩后,金昶伯因为各种原因,却不得不在2008年12月与中国女曲说再见。随后,中国女曲开始新老交替,教练也换了几茬,成绩却不升反降。2012年伦敦奥运会,排名第6 。2014年仁川亚运会,四连冠梦碎。

如今,韩国人赵明俊成了中国女曲的主教练,他带着年轻的姑娘们走在重回巅峰的道路上。

30岁的李红侠,是目前这支中国女曲中年龄最大的队员。经历了北京奥运会的辉煌和伦敦奥运会的惨淡,李红侠选择第3次征战奥运。这一次回来,李红侠最大的感受就是“体能练得特别狠”。

现代曲棍球是一项起源于英国的运动,与中国文化融合得不是很好。因而,中国女曲一直在苦苦探讨,什么样的打法更适合中国队?“荷兰和澳大利亚的打法先进,但是否适合中国队?经过探索,我们一直采用防守反击的打法。”雷军说。

“对于国外的队员而言,从小就练曲棍球,他们的技术比较扎实。” 李红侠说。中国姑娘的技术没有她们娴熟,采用防守反击的打法无疑更适合中国女曲。这就引出了另一个话题——严酷的体能训练。

金昶伯接手中国女曲后,就十分注重队员的体能训练。因为严酷,所以队员们戏称他为“魔鬼教练”。

2014年8月,国际曲联修改了比赛规则,将过去70分钟的上下半场比赛,改为每节15分钟的4节比赛。“这提高了比赛的观赏性和速度,对运动员的体能提出了更高的要求。”雷军解读道。

相较于金昶伯,赵明俊对体能训练的重视有过之而无不及。“他把我们当男孩子练,要求非常严格。”中国女曲队长崔秋霞说。

虽然训练艰苦,但崔秋霞告诉记者,平日里她们也会唱歌、画画、看电视剧《太阳的后裔》放松自己。“我们还有自己的队歌,《我们是天使》。”应记者要求,崔秋霞唱了两句就停了。“哎呀,忘词了。”

看着队员们一丝不苟地训练着,站在场地边的一位女士说:“英国王室都会打曲棍球,这说明这项运动在英国很普及,也很安全,你看我们的队员都是贴着地面传导球,没有飞铲,但是在中国,家长却认为曲棍球是一项危险的运动。”

正如手曲棒垒运动管理中心前主任胡建国所言:“曲棍球在中国普及得不够广泛,所以发展水平并不高,直到金昶伯来了之后,加上国家体育总局和小球中心共同努力,中国女子曲棍球才走上了飞速发展的道路,但要想让中国曲棍球运动发展得更好,就需要更多人参与其中。”

在制,以及队员们刻苦训练的支撑下,中国女曲曾在全国曲棍球人口不到3000人,女曲注册专业选手只有400人的情况下,拿到了奥运会银牌,不得不说是一个奇迹。

不过,要想长期保持高水平,雷军也意识到必须双管齐下。雷军告诉《工人日报》记者,2008年北京奥运会后,手曲棒垒中心制定了一个有关曲棍球2009年~2020年发展的规划,围绕两个链条做文章。

一条是,打通从国少队到国家队的培养通道。“2009年,我们建立了国少队,在2014年南京青奥会上拿到了冠军,国青队每年都与国家队一起训练,三个层次的队伍都打通了。另一条是,从项目文化推广入手,让曲棍球进校园。“应该讲,现在基本通了,全国有5万名小孩在打曲棍球,比过去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

当然,雷军也坦言,这与规划里提到的目标还有差距,但曲棍球的后备人才培养形势有了好转。“项目发展难在哪儿?根子还在我们的思路上,我们的思想能否解放,能否给更多青少年和老百姓提供打球的机会。”

美国富豪向我国豪捐,直言称中国才是世界的未来,是线家公司套现500亿,举家逃亡英国,这是要破产了

美军认输了?俄核弹列车开赴乌克兰,美军罕见重启红色电线万,田家人宁愿关闭评论区,也不愿大方地感激许敏

About Author


admin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