梁满升:中国三人女篮奥运三连胜谈谈中国式的篮球训练

中国篮球可谓历史悠久,1895年,也就是詹姆斯·奈史密斯博士在国外马萨诸塞州,斯普林菲尔德,基督教青年会发明篮球运动之后的第4个年头,这项运动就被引入到了中国。基督教青年会是国际性的训练学校,专门用以培养年轻传教士,再将这些年轻的传教士派去其他国家建立新的青年会组织,扩大理念传播范围。中国是第一批成立基督教青年会组织的国家之一,篮球运动也随即早早在中国安家落户。

1900~1927年间,中国篮球运动的发展势头异常迅猛,国内各地的基督教青年会组织非常热心地组织了许多全国性和地方性的篮球比赛。国人也很喜欢这项外来运动,很快在全国各大城市中风靡起来。1927年前后,国内政局动荡,基督教青年会全面缩减自身的推广活动,最终这样的影响也波及到了他们所开展的篮球相关活动。但篮球运动已经扎根,1936年,中国第一次组建了球队参加当年的奥运会篮球比赛。篮球运动的蓬勃发展一直持续到时代和后来的时期。

时代对现代中国篮球的发展有着非常深远的影响。执政时期,中国政府对差不多所有的西方文艺和运动项目都持态度,但就个人而言却对篮球情有独钟,他认为此项运动非常有益于网民。因此经他倡导篮球运动在中国军队中被大力推广开来。事实上,可以像他棒球那样篮球,但他对篮球的喜爱使篮球运动在国内的发展避免了和棒球一样的“凄惨命运”。

时代在中国篮球发展史上起着举足轻重作用的另一原因就是:现存的很多训练方法都起源于那个时代。很推崇斯大林的一些做法,苏联体育执行的是政府主导的高度计划体制,篮球这个世界性的运动项目也不例外。苏联的青少年,尤其是那些被医学预测能长成大个子的青少年,很早就被发掘出来,送至政府主办的体育学校接受训练。这些学校更为强调球员的身体训练和个人技巧训练,训练过程也非常严格。中国基于时代同苏联的紧密联系,也采用了同样的体育训练模式。时至今日,我们仍能从中国篮球的日常训练中大量看到当时所使用训练模式的影子。

高博在克利夫兰骑士队担任助教时,曾和来自立陶宛的NBA球员扎诸纳斯·伊尔戈斯卡斯共事过,他当时是骑士队的中锋。他同高博分享过他从小在立陶宛接受的苏联式的训练经历。小时候接受了测试显示他会长得很高,所以他被选派到了一所专门的篮球学校接受训练。不负众望,他最终长到7英尺3英寸(相当于2.21米)。在一个NBA休赛期的整个夏季里,高博帮助他进行每日的训练,整整持续了三个月。在此过程中,高博见识到了苏联式训练模式的种种特征,因为伊尔戈斯卡斯就是典型的苏联式训练培养出的球员。在高博来华担任技术总监之初,曾经推测中国的篮球训练应该与苏联式的训练有类似之处。

中国也发展出来和苏联一样的高度计划性和组织性的体育模式。一个典型特征就是它会通过早期的骨龄测试来寻找预期高大的球员。同时,和苏联一样,中国也成立了大量的政府主导的、专门的体育学校来培养运动员。

姚明就是一个典型的例子。因为父母都很高大,他也理所当然地被预期会长到很高。姚明9岁时进入体校启蒙训练,13岁时进入职业队接受更为专业的篮球训练,一天要训练4次,他每天的4次训练要从早上6:30开始,直到晚上8:30才结束。这与伊尔克斯卡斯告诉高博的训练经历颇为相似。

这种体校的训练模式确实在某些运动项目上能够帮助运动员取得很好的成绩,特别是一些个人性的运动项目,如体操、网球、长跑、乒乓球、游泳、羽毛球和跳水等。但它对团体运动项目的帮助不大。因为团体项目需要很多运动员之间的合作,比如篮球就要求5个运动员同场协同竞技,这种团队作战项目需要同个人项目不一样的训练理念和训练方法。

中国球迷一直都很热爱篮球,也会积极参与到大大小小的篮球比赛中。当电视转播把NBA比赛带到了中国之后,中国球迷随即为NBA璀璨云集的球星所兴奋沸腾,同样,NBA也意识到了中国是其商业利润扩张的潜在市场。20世纪90年代,中国球迷每年都能收看到一定数量的NBA球赛。而姚明在NBA立足让更多的中国球迷更加关注NBA,也给NBA方面带来了巨大的商业利益。

NBA估计中国打篮球的人数约为1.25亿,这几乎相当于整个国外的总人口数。中国的孩子们梦想着自己有朝一日能够像他们在电视机上看到的NBA球星一样打球。但遗憾的是,至今还没有中国的年轻球员能达到如此高度。这个国家的网民如此热爱篮球,又有这么多打球的孩子,为什么无法涌现出大量的国际级球星呢?

“欧洲篮球”是一家全球性的篮球网站,它关注并追踪世界范围内的篮球事件,从它提供的一些数据中我们可以观察到中国篮球在世界篮坛的窘境。在过去的五年里,共有3428名国际球员效力于国外的大学联赛或NBA,这其中只有6位球员来自中国。相比之下,其他国家的这个数字分别为:国外104人、希腊66人、国外58人、多米尼加共和国29人、国外15人、国外8人。这些国家的人口规模都比中国小,却能贡献比中国多的国际球员,这到底是为什么?

本文的目的就是给读者提供以上问题的答案。中国拥有非常多的、有天赋、有潜力的运动员,他们也非常渴望能够去挑战更高水平的比赛。结果却是相比较其他国家的球员,只有极其有限的中国球员能够接近国际水平。来自“欧洲篮球”网站的数据直观地将这个问题呈现在我们面前。

关于制约中国球员出去打球的问题,需要考虑一些非篮球方面的因素。中国政府背景下的篮球管理机构并不是十分支持球员出去打球。当然这种做法无可厚非,但它在一定程度上制约了中国优秀球员的发展,使他们无法参与到国外更高水平的篮球比赛中。这体现在两个方面:

(1)中国篮球管理机构尤其看重中国国家队的比赛表现,强调运动员要为国争光。他们希望球员们都优先为国效力,这有时会给身处国外联赛的中国球员带来麻烦,譬如在NBA效力的中国球员。因为,基于国家队的比赛任务,这些球员需要跟所效力的球队进行很多协商,以便暂时离队去代表国家队比赛。

(2)中国球员在签署了合同去国外打球后,他合同收入的一部分需要上交给中国的篮球管理部门。原因是既然是国家出资培养了球员,球员就有义务回报国家。这部分上缴的比例可能高达50%。这是一笔相当大的支出,尤其是当中国球员到NBA效力时。所以,这种做法在一定程度上也削弱了球员出去打球的积极性。

尽管有上述两种制约因素影响,但高博个人认为这些原因都不是最关键的。如果中国球员实力很强大,其他国家的篮球俱乐部尤其是NBA对他们趋之若鹜,他们又怎么会不动心?不接受顶级赛事的邀请呢?所以,核心问题还是中国球员的竞争力不足。这里,高博指的是职业篮球运动领域,但这种竞争力不足的问题可以探讨得更深一点。非职业球员如高中球员或大学球员的领域也存在同样的问题。中国球员如果有足够的时间在篮球水平发展更高的国家里接受更为先进的训练、参与更多高水平的比赛,他们的未来将无可限量。

林书豪的出现就是一个典型的例子。他是华裔,但他经历的不是中国式的篮球培养,而是在国外本土接受国外式的专业篮球训练。如果林书豪从小一直在中国打球,他是否还能出现在NBA赛场上呢?考虑到他早期一般的身体条件,在中国,恐怕很难从大批出色的同龄人中脱颖而出,最终很可能都难以进入CBA或者最好的大学球队,更不用说能像现在一样获得有如此多的关注了。

林书豪的出现是偶然中的必然,其实,中国的许多球员都有类似“中国林书豪”的经历。这正是目前中国篮球的困境,如此多的球员渴望变得更好,却没有机会。传统的篮球训练手段无法让他们具备更高的竞争力,从而因此陷入困境。

将年轻的球员送至国外打球对他们会有帮助,但这种做法并不能解决中国篮球目前的主要问题。中国需要打造出自己的、更好的篮球训练环境。在这个环境中,中国本土教练们能得到很好的发展,从而可以源源不断地培养出中国的优秀球员。

我们有必要来仔细审视中美两国的篮球训练方法。高博之所以用国外篮球训练作为标杆,因为就目前来说,国外还统治着世界篮坛。这种局面可能不会持续很久,但仅就现阶段而言,美式的训练手段培养出了大批杰出的篮球运动员:乔丹、伯德、约翰逊、詹姆斯、杜兰特……试想地球上还有哪个国家培养出过如此多、如此伟大的球员?无论在高中级别的赛事、大学级别的赛事、职业联赛还是奥运会篮球比赛中,美式训练培养的球员们都有着杰出的表现。什么才是中式篮球训练的出路?借用中国的一句古话来形容最为贴切:见贤思齐。

即便是姚明这样的大个子,在开始NBA征程时也不是一帆风顺的。所有的外籍球员初来NBA时都需要根据新东家的需要不断调整自己以适应,但是姚明的调整幅度相比于其他同期进入NBA的外籍球员来讲是最大的。若姚明能在低位接到队员传球,则应对起来就非常自如,这主要得益于他的身高和投篮技术。但是如果不是在低位接到传球,他就会表现得比较吃力。姚明所接受的、长期的中国式篮球训练让他在球场上表现得有些呆板,出现未知情况时,通常无法及时做出本能调整。究其原因在于他之前并未接受过这方面的训练。中国式篮球训练方法强调球员在训练中学习,而忽视了让球员在比赛里学会如何打比赛。正因为如此,NBA的比赛节奏对于姚明来讲太快了,在球场上,国外球员通常是靠本能打球,而他则要先思考才能行动。

姚明是个非常棒的运动员,但是他所接受的中国式训练方法限制住了他的发挥。优越的身体条件成就了他,但是早期训练方式的局限有可能成为他无法变得更卓越的最大障碍,就像之前来到NBA的中国球员一样。

当高博成为东莞篮球学校的技术总监时,高博观看了大量的CBA篮球比赛录像,高博没有去关注此联赛中国外球员的表现,而是把精力全部集中在中国球员身上。这其中就包括一些中国国家队的球员,高博想通过看比赛的方式来了解他们实战能力以及他们的日常训练方法。以高博多年的经验来说,通过观看训练来评估球员能力,这种做法能得到的有用信息是很少的。高博更关注他们在大量比赛中的实际表现。从比赛中获取更多信息、发现更多问题,只有这样才能让高博找到在东莞篮球学校寻求训练方法的突破口。

在观看中国球员的比赛中高博发现他们在球场上表现得过于刻板且缺乏想象力。球场上的情况是瞬息万变的,而中国球员总是表现得按部就班,不会根据场上变化即兴发挥。而且他们打球时也缺乏激情和韧性。尤其是当场上情形与训练中的情形大相径庭时,球员们便会在慌乱之下莽撞行事。逐本溯源可以发现,如此表现的原因在于他们根本没有学会如何在一个团体比赛项目中进行整体进攻或整体防守。

来到中国之后,高博尽可能多地去观摩中国的篮球训练课。在高博到中国的第二个月,我们学校在中国的五个城市举办了篮球选秀营,高博参与到其中并认真观察各地球员的训练。除了这种选秀营的形式,高博和高博的助手们还深入到周边的学校、俱乐部等与其中的球员进行交流。在这样的环境熟悉过程中高博看到了中国的篮球教练和他们所执教的球队。就高博的观察而言,所有球队的训练内容和训练前的热身准备几乎都是一个模子刻出来的。

中国式训练的主体就是大量的练习项目,然而如此大量的练习项目却同球队的整体进攻和整体防守没什么联系。这些练习项目从任何的篮球培训或书籍上都可以获得。高博经常会坐在场边问自己:这些训练项目的目的究竟是什么?他们花费了大量的时间去完善一些和比赛毫无关系的东西。在比赛场上根本就用不到。更加令高博困惑的是,高博从没见他们练习整体的进攻或者防守,他们也很少安排一些训练比赛。

练习项目都是非常简单的,高博看到很多球队都会花上30~45分钟的时间来围绕着球场上放置的雪糕筒练习运球。这是十二三岁的小孩们学习篮球时常做的事儿,而不是高中或者职业球员应该做的。余下的中国式的练习项目大同小异,万变不离其宗的是重点突出个人技巧的训练而不是强调如何来完善球员的团队合作能力。

从大量观察中高博得出的另一个结论是,所有的教练几乎都采用同一种方法编排训练。即便是偶有例外,教练们也很少投入足够的训练热情。通常都是球员在练,教练在看,很少会给球员及时地纠正。甚至高博还观察到有些教练会中途离开训练场或者训练中接打。对此,高博的第一反应就是这与国外式的训练方法有太大的差别了,球员和教练训练的专注度都太低了。

中国的篮球训练通常都缺乏一个整体的训练体系,没有体系也没有计划的训练通常都是很随意进行的,各个训练项目之间也没有什么联系性。训练内容与比赛场景是完全脱离的,这样一种在中国篮球训练中普遍存在的现象让高博不禁想到,教练们似乎更加关注于让球员的练习项目更加好看,而不在意球员真正学到了什么。

在中国生活和执教的一年中,高博还有很多所见所闻。中国的篮球运动员缺乏足够的比赛经验,训练中教练们更喜欢安排个人技术方面的训练,而不是比赛实战性训练。在其他一些个人比赛项目中,这样的训练安排会有好的成效,但是对于篮球这种团队运动项目来说,并不适用。因为球员不单单需要通过打比赛来积累经验,应对赛场上变幻莫测的局面;更重要的是,许多对球员来说必须具备的球场技巧是无法单靠训练来习得的,唯有通过不断地比赛才能完善这些技巧。中国式的篮球训练方法忽视这一方面,这对球员的发展是不利的。

斯蒂芬· 马布里是一位前NBA球星,目前效力中国的职业篮球联赛(CBA),他一直接受的都是国外式的篮球训练体系,这同他的中国队友的训练方式有很大的不同。他年幼时就开始打球了,但并不是在专门的学校中学习打球。大部分的时间都是在纽约市的街头球场上,在那里,比赛是非常非常激烈的,如果你实力不够,你压根就无法待在场上。马布里就在那里日复一日地打球、比赛,积累了大量的实战经验。这些比赛中是没有裁判和教练的,也没有特定的战术要求。大家在场上可以天马行空地即兴发挥,尝试各种进攻技巧,不必受各种条条框框的限制。

到了中学和高中阶段,马布里开始在学校里接受教练的指导,学习一些团队配合的打法。这时候,每个球队的教练都有自己明确的进攻和防守打法。球员们通过练习特定训练项目来发展和完善自己的球场技术,这些技术都能在比赛中派上用场。

这个年龄段的球员将开始参加全国的业余体育联盟(AAU)的比赛。大多数AAU的球队在整个夏天会打不少于60场比赛,再加上他们高中自己的25到30场比赛,这样一年下来他们会打接近100场比赛,这些比赛很好地帮助他们来提高自己。而且,除了这些正规的比赛之外,他们还有非常多的机会参加一些街头比赛或者临时性的非正规比赛。

水平高的球员会继续升入大学打球,在那里,他们会接受更系统的篮球训练,接触更复杂的球队战术。大学比赛的一个赛季包括30多场比赛,比赛时压力非常大,竞争异常激烈。球员们在如此高度竞争的比赛环境中不断成长,经过大学比赛历练后,为以后打NBA比赛或者去国外篮球比赛联盟发展打下来坚实的基础。四年大学下来,球员们接受了上千次的资深教练的专业篮球训练,也经历了上百次的硬仗。他们已经准备好了。

典型的美式训练一般都是一天练一次,每次持续两小时左右。训练中安排的练习项目,无论进攻类的还是防守类的,都是和比赛情境直接相关。训练中也会安排一些半场或全场的模拟对抗比赛。在赛季的开始阶段会安排体能训练,但通常不会持续整个赛季,因为在赛季后期,球员已经很疲劳了。相比之下,中国的篮球训练安排强调一日多练,每次训练都拖得时间很久,训练内容枯燥且目的性不明确。

本文详尽比较中美两种不同的篮球训练方法是为了去学习而不是使大家丧失信心。不要想当然的把这些观察结果加以个人主观观点,因为它并不适用于所有人。我们希望提升中国篮球的水平,所以我们要以好的为标杆。中国也有很多年轻人拥有和乔丹、伯德、勒布朗·詹姆斯类似的天赋,但中国需要改变目前的篮球环境来让这些年轻人参与到这项运动中来,发掘他们的潜力。我们走在正确的路上,每个参与人员都应该从自己的灵魂深处出发,发掘自己关于恪守承诺的美德,这是因为改变是十分困难的。

首先,这是有风险的。当你选择去做一些不同于其他人所做的事情时就是有风险的。当你做着别人都在做的事情时,即使失败了,你也可以避免承担个人责任。或许会因其他方面的问题而被责备,但至少不会是方法上的问题。当你选择不同的方法时,你就要承担起灾难性的后果和责任。这也是教练们必须要做的选择,但不一定是孤军奋战的。如果我们团结合作,所有人带着同样的信念去帮助中国球员提升到必要的高度,那么这种风险就是值得的。请记住,在我们的职业领域里,球员是主角,应被优先考虑到,而并非我们这些教练。

一位无名中国哲人说过一句美妙的格言,高博想在此用来提醒教练们:“初学者的思维充满可能性,而专家的思维则极为局限。”这句话道出了简单的重要和妙处,同时也指导我们要避免纠缠在一些不必要的事情,仅去做必要的事情来达到既定目标。篮球训练也是如此,高质量的篮球训练必须删掉那些只是看起来好看却在比赛中毫无用处的练习项目,而是将注意力放在那些真正能够帮助我们实现目标的训练方法和训练项目上。

本文中对比中美两地的训练方法给出了下面这三点结论,当然还有其他的一些区别,但我们专注于从这三方面入手,就可以提升中国篮球的训练水平。

(1)中国教练需要改变训练中使用的训练项目和训练前的准备工作。训练要和比赛场景结合得更紧密一些。许多跟比赛没什么关系的练习项目都应当删除,补充一些球员真正能在比赛中使用的训练项目。教练员需要花心思来琢磨这些训练项目。同时,在训练过程中,教练员要全身心地投入其中,运用多种教学原则来帮助球员提高。将无效的训练内容删掉,再将训练安排得更紧凑一些,这样就可以减少每天训练的次数和每次练习的时间。

(2)无论训练中还是比赛中,教练都应当鼓励球员在既定的原则下去自由发挥。这种自由发挥并不是由着球员胡乱打,而是让球员在遵循一些原则下有目地自由发挥。教练员应当有意识地设计训练项目来培养球员本能打球的习惯,因为若是球员总是边打边想,这种习惯会让他无法胜任更高水平的比赛。

(3)训练体系中应当包含正规的比赛和非正规的比赛。相比较而言,国外球员的职业生涯中打比赛的数目会远远超过中国球员的比赛,所以中国球员需要更多的比赛机会。这需要教练员、媒体、官员的共同努力来促成。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About Author


admin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